【授翻】遗忘/Forgotten-26:挚爱为其猎物(Cas中心原剧风/长篇虐心)

正文翻譯完結了!!!!太開心了!!!!感動大哭!!!實在太感謝!!!

在最後幾章翻譯更新之前我實在按耐不住跑去AO3看原文,之後完全無法回頭了!一邊吐血一邊看完了Flight!一邊吐血一邊看完了Into the Fire!看完了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耐受程度已經練上來了,沒有吐甚麼東西)!一邊吐血一邊看完了A Winter's Tale!一邊吐內臟一邊看完了Twenty Dollars!現在繼續追You Can Keep Holding On

一切都要感謝偉大的翻譯大大們!流著血淚感謝你們!

桌子:

遗忘/Forgotten

第26章:挚爱为其猎物

原作:Forgotten by NorthernSparrow

本章翻译:兔子头

本章校对:BrokenMesa

翻译地址:1.AO3   2.随缘 3. Gacha

授权:见第1章


作者的话:这是最后一章了(也是最长的一章)。

 

※※※

Dean醒来的时候发现Sam的胳膊肘顶着他的脑袋。

 “嘿,”Dean嚷了一声,半睡半醒之间把Sam的胳膊推开。

“抱歉,”Sam嘟囔着。“没想打扰你,但你挪了位置。”他不知为何坐在地板上,蜷成一个别扭的姿势。

“什么时候了?”Dean迷迷糊糊地问道。“Cas还好吗?”他低头看去,发现他的输液管已经拔掉了;只剩下一小团棉花贴在胳膊上。他坐起身子,目光投向Cas,后者在柔和的台灯光芒中隐约可辨。Cas自己挪了位置,或者是Sarah帮他调整了姿势;他现在仰面躺着,毯子一直掖到下巴,把他整个儿包裹起来。

“快到午夜了,”Sarah的声音说道。Dean吓了一跳;他甚至没看见她在屋子里,但当他将视线绕过床角望去,只见Sarah正趴在Cas床脚的地板上望着床底下。她一副“像这样平趴在地是理所当然”的样子,低声说道:“Buddy的情况很不错。你刚叫他什么——Cas?他还没醒,但已经好多了。”她把双手十指交叉撑着下巴,盯着床下,继续说道:“血压上来了,心率提升了,体温也几乎恢复正常。但我仍然强烈建议带他去医院——”

“不,”Dean说道。

“但是——”Sarah说着,从床下收回目光看向Dean。

“一言难尽,”Sam说。

Dean补充道:“他在这里更……安全。就……一般情况而言。”

Sarah看了Dean片刻,然后看向Sam。“我大致发觉了。”她叹了口气,补充道:“这正是我还没打911的原因。也是我在接到你们的电话之后凌晨三点起床、在假期里开了十三小时的车来到这里的原因。还把这个小家伙一路带给你们。”她又看向床下。“Sam,她就在那个角落里,看见没?Dean,你只要躺回去转个头就能看见她了。”

她指着床底下。

Dean躺下身转头望去。紧缩在床底最远的一角,在昏暗的房间中隐约可辨,Dean看见两个滚圆发亮的眼睛瞪着他。他半梦半醒之间疑惑着这是不是某种微型恶魔,直到Sam打开电筒。是一只小猫。

她紧紧蜷缩在角落里,把脑袋搁在爪子上,瞪大了惊恐的绿眼睛望着他们。

“你真的带了一只猫!”Dean说。“我之前就觉得我听见了猫叫。”

“是这样的,”Sarah说,“我哥哥的女朋友的妹妹Sherry坚持认为我该把这只猫带过来。”

“谁?”Dean和Sam异口同声地问道。

“Sherry。在提顿山口旅馆工作的Sherry。你们那家汽车旅馆。”她对着两人一模一样的迷茫表情笑了起来,说道:“那是个小镇子,伙计们。”她继续下去:“Sherry就是和你们交谈的那位,Dean,在你们发现Buddy的小木屋烧毁之后。所以,据说你们俩那晚是一阵风似的奔出了旅馆,是吗?就在你们出院之后?像特种部队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去抓起行李没退房就离开了?并且Sherry还试图追上你们,她还有话要说,不是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Sam问道。“这可是……呃……昨天才发生的事。”

 “因为就在你俩消失之后,我们一起去了戈迪托酒馆喝了几杯玛格丽特,这是周四的惯例,她描述了你们是怎样不顾她在后面追赶绝尘而去,我告诉她你们可能是去寻找Buddy了,因为你俩刚神奇地从ICU偷溜出去。然后她说本打算告你们她发现了Buddy的猫。”

Dean眨了眨眼。然后看向那只猫。

“那是Cas的猫?”这会儿他清醒了一些,意识到这看起来的确像是同一只猫。蓬松的颈毛,黑白相间的条纹,还有一条毛蓬蓬的长尾巴正警惕地环着爪子。

“Cas,Buddy,好吧,管他的真名叫什么,”Sarah说道。

“但它死了!在那场大火里!”Sam说。“不是吗?”

“所有人都以为它死了,”Sarah说,“因为Buddy,或者说Cas,告诉Sherry那只猫当时肯定在木屋里。他非常肯定他在离开的时候关上了门窗,所以他确信这只猫当时是被困在了里面。还有Joe——Joe是Sherry高中挚友的男朋友的叔叔,他是其中一位救火的志愿者——撇开这些,Joe说火势不知怎的从木屋周围一圈的树木中燃起,然后向里蔓延,顺带一说这可太诡异了,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一点。总而言之,所有人都确信那只猫已经死了。”

“所有人?”Sam问道。

“镇上的所有人。好吧,戈迪托里的所有人,差不多是一个意思。那是个小镇子,我是不是提过?不管怎么说,每个人都为Buddy失去了他的猫而感到遗憾。Buddy,或者叫Cas还是啥,一直在镇子里打些零工,要知道——顺带一提他每次用的是不同的名字——所有人都喜欢他。所有人都听说了那场大火,并且所有人都认为木屋的屋主Mitchell一家很过分,竟然让他在没有家具没有供暖的情况下住在那里,这样他就只能睡在壁炉旁的地板上!插句话,Mitchell这家人很糟糕。所有人都很讨厌他们。几周前Sherry告诉了所有人可怜的Buddy因为小猫的事有多沮丧,每个人都为他感到难过。然后这只猫却在上周露面了!Joe发现了她,我是说猫,就在几天之前那片废墟附近,他把猫带给了Sherry。Sherry昨晚又告诉了所有人。”

Dean插嘴:“那么,让我猜猜,所有人都很开心?”

“每个人都请了一整轮玛格丽特来庆祝这件事,”Sarah说道。“因此……你俩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打给我,老天保佑,我竟然打电话叫醒Sherry,跑到她那里带上猫,只是为了有机会把它送还Buddy。Sherry兴奋得不行;她之前一直担心要怎样把猫还给Buddy。你们明白了吗?”

“我……觉得明白了,”Dean缓缓点着头答道。Sam也点了头。

 “不管怎么说,”Sarah仍然望着那只小猫,继续说道,“重点是,这只猫一定是不知怎么溜出了木屋。一定是有扇从窗户打开了什么的。”

“哦……”Sam突然出声。“哦,我……我觉得是我。”

余下两人都转头看向他。

Sam看起来有些尴尬。“我刚记起来。我留了扇窗户没关。”

Dean紧盯着他。“啥?”

“Cas受伤那阵子。记得吗,我们发动了玻璃球的时候——”Sam这才瞥见Sarah,后者已经坐直了身子看着他,于是仓促转口:“他摔断肋骨的时候。他躺在公路上而我们在等救护车的时候。记得吗,我跑回他的木屋去拿毯子还有,你懂的,检查……你懂的?用那个会转的东西?”

Sarah看起来一脸困惑,但Dean突然记起了Sam在说什么。Sam那时跑回Buddy的木屋拿毯子……还用旋转的十字架检查了巫术袋。

Sam说:“我想对窗户做个彻底的检查,因为我们之前就错过了窗帘杆——你懂的?Dean,窗帘杆?在汽车旅馆?我是在找……那些东西……你懂的?”

“别在意我,”Sarah不动声色地说道。“只管用密文说下去,我会装作没听到。”

Sam真的开始脸红了。他对Sarah投去紧张的一瞥,然后对Dean说:“有一扇窗户是百叶窗,我想着我该快点打开窗户检查一下这些扇叶。但接着还有其他东西要检查,我想着我该带上他的夹克,然后……我分了神……我当时太匆忙了,然后,我刚刚意识到,我一定是忘记关上窗户了。”

他们俩都盯着他。

“而且你都没想着提起这件事?”Dean问道。

Sam这会已经红成一颗甜菜了。他说:“我很抱歉。”

Sarah说道:“所以,Sam,当你碰巧救下朋友的猫,让它免于丧生火灾,你通常该说的不是‘我很抱歉。’你该说的是:‘我是不是忘记提起我是那天的英雄?你们现在可以表扬我了。’”

“我不敢相信你没提起这件事,”Dean说。

Sam红着脸说:“我不知道窗户那么重要!我以为他们发现了猫的尸体什么的!”他补充道:“实际上,我完全把这茬忘了,”顶着Dean咄咄逼人的眼神,Sam带着些辩解的意味:“这两周实在是够忙的,Dean!你知道的,我一直忙于岩浆怪物和恶棍天使还有癫痫发作之类的事情。”他扫了一眼在听见“岩浆怪物和恶棍天使”时瞪大眼睛的Sarah,再次脸红了。Sam继续说道:“所以我忘了我落下一扇窗户没关,我很抱歉!”

“你真是万中无一,Sam,”Dean摇着头说道,但紧接着他探身轻轻拍了拍Sam的肩膀。他再次躺了回去看向那只小猫。她在他们谈话期间仍然蜷缩在角落里,但总算放松了一点,不确定地眨着眼睛,时不时轮流抖动着两只耳朵。Dean说:“所以……一只猫,嗯?我们从没养过猫。”

“它们很好养,”Sarah说。“小盒子,食物,饮水。它们会打呼噜。还毛绒绒的。”

小猫攒足了勇气迟疑着向前迈出一步。Sam伸出一只手低语着“猫咪猫咪?”但是小猫立刻吓得缩了回去,往角落里蜷得更紧了些,试图躲在从床上垂下的一堆毯子后面。

“你一点忙也没帮上,Sam,”Dean说。“你的块头只比她大出一千倍。”

“嘿猫咪,是我给你打开的窗子,”Sam说。“我救了你!”他听起来真的有些受伤。

小猫并不买账,Sarah说道:“她只是对你们还不熟悉。过几天她就安生了。顺便一说,我通常不建议把宠物留在重症病人房内,但考虑到Sherry说Buddy——Cas——管他叫什么,他为这只猫如此难过,我认为我们该把她留在这里,只要我们有人待在这里确保她不会恰巧躺在他的嘴旁什么的。我会把她的食物和水放在这里,没问题吧?我会把这个小盒子放在那个小橱柜里;我们可以迟些时候再给它安排个更好的地方。目前她可以留在这间屋子里,直到她觉得更自在为止。”

“听起来不错,”Dean说。

 “之后她就会接管整块地方并且把你们支来使去了,没问题吧?”Sarah说道,她跪坐着。“这是通常会发生的事情。”她扫视着两人。“好了,你们两个。你俩现在得喝些汤,上个厕所,然后继续睡觉。我会守着Buddy,至少到天亮。或者……Cas。所以,我能问一下吗,他的真名叫什么?”

Sam和Dean对望一眼。

“Castiel,”Dean说。“我们一直简称他为Cas。”

Sarah慢慢说道:“这是……一个特别的名字。他从哪里来的?”

Sam和Dean再次望向彼此。

“说来话长,”Sam说道。

Sarah来回扫视着两人,然后说“看起来这是一件‘非必要不开口’的事情。无所谓了。不管怎么说,我会守着他到天亮,然后你们其中一人醒来的时候就可以接手了。另外,你们也许留意到我可未置一词——对恶棍天使或者岩浆怪物。或者玻璃球。我什么也没听到,千真万确。”

“Sarah,”Dean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在堪萨斯这里找一份工作?有可能吗?也许在堪萨斯北部?”

“我们可能会时常需要ICU护士的帮助,”Sam补充。“这个点子突然看起来棒极了。”

Sarah静静地笑了一下。“我很感激这个提议。但事实上……我明天就得返回怀俄明了。我之前就打算告诉你们的。我只有三天的假期而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该死,”Sam说。

她来回扫视着两人,然后望向Cas。“我得说你们三个很可能是今年最有意思的病人了。也许是十年以来最有意思的。”她思索了片刻。“也许是……有史以来。我甚至还没有问过你们地震和山崩的事情呢……我感觉这和什么大局有关?”

“大局”一说让Dean和Sam笑了一声。

“你可以这样说,没错,”Dean答道。

她看了他们片刻。“好吧。你们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在此之后,再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们知道怎么联系我。”

他们只能将就同意。Sam和Dean听话地喝了些汤,依照指示上了趟厕所,然后Sam回到自己的房间。Dean还是感觉不愿离开Cas的房间,再度蜷缩在地板的床垫上。

他侧躺着望向Cas的身影——他躺在那里就可以看见。通过毯子的轻微起伏,他知道Cas正在呼吸。

然后Dean的目光落到床下,他看见那只小猫正望着他。

她最终眨了眨眼,看向别处。这看起来像是某种友善的眨眼,似乎她开始放松些了。

他一边想着不敢相信我竟然会为一只傻乎乎的小猫而开心得要死,一边沉入梦乡。

天快亮的时候Dean醒了,发现Sarah正坐在Cas的身边将纱布贴上他的肋骨。小猫已经搬到了床脚;Cas仍然睡着。Sarah低声说道:“我在昨晚他昏迷时缝合了那些最严重的伤口。我刚把他所有的绷带换了一遍,我还设法给他套上了那条运动裤和那件法兰绒衬衫——但愿那些是为他准备的?他的双脚也包扎得更妥帖了。”

“老天,谢谢你,Sarah,”Dean说。

“别让我睡着了,”她简短地说道,Dean更仔细地看了看才注意到她看起来非常疲惫。他意识到她已经独自值守了二十四个钟头。经过一番短暂的争执,他说服她去另一个房间睡下了。Dean接过了给Cas陪床的早班。

当Castiel最终醒来时,Dean正坐在他的身旁,那只小猫则蜷成一团,紧贴着他的胸膛。

※※※

Cas缓缓眨巴着睁开双眼。他正仰面躺着,小猫窝在他的左臂和身子之间。有那么一会,他只是慢慢眨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然后他皱起眉头,双眼逐渐聚焦,他开始环视房间。他的目光落在Dean身上。

“嘿,Cas,”Dean说。他一直看着Cas慢慢从睡眠中醒来。

Cas盯了他一会儿,再次环视房间,然后视线回到Dean身上。他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或者相信他眼前的景象。

Cas问道“Dean?”他稍稍抬起头,用一只胳膊支起身子。

“那个,呃,”Dean竭力表现得若无其事。“欢迎回家,Cas!还有,呃,Buddy,嘿。”他朝着房间比了个手势。“喜欢这个房间吗?呃,这是你的房间。呃……我为你安排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这是你的房间。”

Cas只是茫然地盯着他。他再次环顾这个房间。他再次看向Dean。

“Dean?”他重复了一遍,还是同样难以置信的语调。

“我们在地堡,”Dean解释道。“Sam和我把你接回这里来的。”

Cas茫然问道:“Sam?”如果Cas不是如此明显地茫然无措,这本会是个有趣的场景。Cas继续追问,“Sam……也在?”Cas说。“Sam在这里?”

Dean嚷着“Sam!进来!”

Sam跑了进来(他差不多一个小时前醒来,正在厨房煮咖啡)。他刚迈入门廊的时候看起来很担心,但当他看见Cas已经醒来的时候,他的脸上绽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Sam说:“Cas!老天!你感觉怎样,你还好吗?老天,Cas这,真是,伙计,看见你醒来真是太好了!见鬼,你真的吓坏我们了。”Sam径直走向床边,揉了揉Cas的头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Cas只是盯着他,仍然用手肘半支着身子,仍然看起来困惑不已。

Cas在两人间来回扫视了几次。Dean咧开嘴笑了,说道:“我敢说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醒来,嗯?”Cas再次环顾整间屋子。他坐得更直了些;小猫则因为被打扰,突然气恼地喵了一声。

Cas畏缩了一下,完全僵住,抬起胳膊低头看向小猫。他久久地凝望着小猫,胳膊悬在半空。

她对他喵喵叫着,朝着他的胳膊伸出一只爪子;他则缓缓地把手放下,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脑袋,就好像她会消失似的。

“Meg,”他柔声说道。“哦……”

Dean和Sam面面相觑。

“Meg?说真的?”Dean问道。“你给你的猫取名叫Meg?”

Cas完全没有搭理他,而Dean突然感觉到Cas的态度发生了某种变化。他的肩膀垮了下来,紧张的情绪突然消失不见。他现在已经完全坐了起来,严肃地低头凝视着小猫。他格外缓慢、几近虔诚地轻抚了一下她的脑袋。只抚摸了一下,然后他移开了手。

Cas发出一声长长的、缓慢的叹息。他的目光徐徐移向床和毯子;他再次缓缓环顾房间,最终看向Sam和Dean。

他与Dean目光相接。

“这是我的房间?”他轻声问道。“这里是地堡?”

Dean急切地点着头。“已经为你留了好几个月了,Cas。这是,呃,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床垫。唯一一张不会摇晃的床架。呃……我贴了这幅……小鸟?……为你布置的?这幅……啊……图画?我拿来了……这些枕头……”他吞吞吐吐地停下了话头。

Sam补充道:“Dean为你准备好这间屋子已经很长时间了,Cas。”

Cas看起来非常严肃。他慢慢问道:“你俩……记得我?”

Dean和Sam看向彼此。“没错,”Sam说道。“我们记起了所有事情。Cas……我们一直希望你留在这里。我们从没想要忘记你。”

“我们一直希望你留在这里,”Dean附和。

Cas凝视着Dean,脸上带着一副非常奇怪的表情。他点了点头,再次低头看向小猫,慢慢说道:“我想我明白了。”

有什么不对劲,Dean想着。

Dean对Sam说道:“嘿,也许你能给他做些汤什么的?”Sam给了Dean一记眼刀,清楚意味着好吧,但别把这事搞砸了。Sam点了点头,消失在门外。

Dean清了清喉咙,说了声“Cas……”之后即刻词穷了。他试着在脑海中理清他需要告诉Castiel些什么,但突然间这些全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有他需要宣之于口的事情,所有多年来他未曾言说的事情,所有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不知从何说起。

Cas凝望着他,仍旧坐在床上,时不时地低头看一眼小猫,脸上挂着一副古怪的阴郁表情。

“Cas。听着,我……”Dean吸了一口气。“去他妈的。听着,Cas,我们从没想要忘记你。我们逼于无奈,我们是想救你的命。Cas,我们,我们,听着,我想把话说明白;没有你的世界太糟糕了,我是说,我们日复一日,虽然过得下去,但就是有什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我们……呃……很想念你……Cas……你是……”Dean再次语塞。

Cas仍然只是盯着他,眼神空洞。

“听着,Cas,事情是,其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Cas,”Dean快速说道,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但他决定把话说出来。“你是的……你确实是的,Cas,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哦,见鬼,这听起来就像是个八年级女生,不是吗?我是说,你真的很重要……还有……我……我真是个白痴,从没亲口告诉你这些。我以为你知道。我真的以为你知道……那个……你……是……”

Dean尴尬地沉默下来,因为Cas已经没再看着他了。在Dean说话期间,Castiel的目光已经从Dean身上回到他的小猫身上。这会儿他只是盯着腿上盖着的毯子。

整个早上Dean一直坐在Cas的床边,整个早上他都在演练着Cas醒来他该作何反应。他想着也许会有些许愤怒,或者不满(Cas当然有这些权利)。或者是困惑;Dean断定那副“歪头疑惑皱眉头”的表情至少出现一次的概率高达85%。Dean为这些可能性做足了准备:如果Dean大声亲口说出Cas有多么重要,那么也许Cas会犯傻会觉得尴尬,还会想要笨拙地拥抱他什么的。Dean已经彻底考虑了整个流程,他已经就绪,他早已为此做足了准备,并且他判定这些完全可以忍受。就算情况发展到拥抱的范畴。

但实际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Cas似乎首先由惊讶变为沉痛,接着转变为某种听天由命的态度,这根本毫无道理,而他现在看起来对Dean所说的内容完全失去了兴趣。

Cas仍然盯着他盖着毯子的双腿,双手在膝盖上握成了拳头。Dean问道:“Cas……Cas?你在听吗?你能听见我说话吗?”Cas突然躺了回去,再度侧卧着蜷起身子。他闭上眼睛,把胳膊挡在脸上,好像正试图将这个世界阻隔在外。

“Cas?”Dean喊道,真正担心起来。“你还好吗?哦老天……你可能仍然感觉很糟,嗯?你……头晕吗?你是不是有些反胃?你就,呃,你就好好休息……好吗?”

Cas沉默了很久。Dean越来越担心,他开始尴尬地轻拍他的肩膀,问道:“Cas?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但Cas甚至不曾留意。Dean就要拔腿去找Sarah了,这时Cas把胳膊从脸上放了下来。Dean被他脸上那副忧虑沮丧的表情惊呆了。

Cas小声地喃喃自语:“我必须接受……”他再次用双手撑着身子,缓缓坐起来,然后看了Dean很久。Dean回望着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Cas对着Dean轻声低语:“真希望我告诉过你。”然后他把包着绷带的双脚挪到地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门口挪去。

“Cas。你该躺回去,”Dean说道,他现在可以肯定有哪里不对劲。他想抓住Cas的胳膊,但Cas说“别管我,Dean,”他以惊人的力气挣脱开来,坚定地蹒跚着穿过房门来到走廊。Dean决定由着他稍稍四处逛逛,期盼着他如果更清醒些就可以摆脱这种“不知什么情绪”,打起精神来。

Cas摇摇晃晃地慢慢穿过大厅来到图书馆,Dean一直在他身旁徘徊。Cas来到大厅的时候点了点头。“全都在这里,”他令人不解地说道。“全都在这里。就连图书馆也在。这说得通。”

Sam端着两杯咖啡出现在厨房门口,但Cas蹒跚着径直走过Sam身旁,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Dean赶到Sam身旁,后者正困惑地凝望着Cas的背影。

Sam说:“这是怎么回事,Dean,他还好吗?他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有哪里不对劲,”Dean说。

“什么?”

“不知道。他的举止很奇怪。他不肯看我。他甚至不想爱抚他的小猫。他似乎对我所说的任何内容都完全不感兴趣。”

“也许他还没有真正清醒?”

“我不知道。有些不对头,Sam。非常不对头。”

Cas逛进了图书馆,坐进了炉火前的小沙发,Sam今天早些时候刚把壁炉点着。Dean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小心地问道:“Cas。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吗?”

Cas转头看向他,Dean震惊地看见一滴泪水沿着Cas的脸颊滑落。但Cas看起来十分平静,他镇定地答道:“是的……是的。我相信我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Castiel转头望向炉火,平静地说道,“我身处记录者的总部。和Sam及Dean Winchester在一起。他们俩都活着。他们真的记得我。并且显然原谅了我所有可怕的过失。还邀请我留下来。你……说……你们……”——他的表情突然扭曲起来,像是纠结,几近苦涩——“你称我为你‘最好的朋友’……你说你们很想念我……你为我预备了房间。”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的猫也在这里……这里很温暖……Sam在为我准备食物……没有打斗……我很安全……”他语声渐低,最终点着头喃喃道:“这说得通。”

Dean现在彻底迷惑了。

“也许我可以学着假装,”Castiel盯着炉火,慢慢说道。

“Cas?你在说社么?假装什么?”

“假装这出木偶剧是真的,”Cas咕哝着。

“木偶剧?”Dean问道。

他之前在哪里听过这种说法……

想起来了。提顿山脉。夜间跌跌撞撞地穿过黑暗、杂乱的树林。

Sam说,在天堂我们全都能和所爱之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在天堂我们全都能和所爱之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在天堂我们全都能和所爱之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然后Cas回答:天堂只是一出木偶剧,Sam。其实所有的灵魂都被困在那里……他们并不是真的和所爱之人在一起……只是和他们的幻影在一起罢了……天堂只是一出木偶剧。其实所有的灵魂都被困在那里。孤独地呆在他们各人的小小的泡泡世界里。他们并不是真的和所爱之人在一起——只是和他们的幻影在一起罢了。

……他们的幻影……

……木偶。

“哇哇哇,”Dean喊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Cas。听我说。”他抓住Cas的双肩,把他稍稍转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Cas。你认为自己身在天堂,不是吗。你以为自己死了?以为我们只是木偶什么的,存在于你个人的幻想小世界里,在天堂里面?因为……哦,我的天,因为你确信你的猫死了,你确信我和Sam死了,哦,老天,就是这个原因,对不对,还有你想不出这只猫怎么能来到这里。而且你那时确信自己也快死了。”

“是的,”Cas答道。然后他讥讽地补充道:“另外,真正的Dean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

这句话沉沉地击中了Dean,片刻之间他无法呼吸,所能做的只是凝望着Cas。

“Cas,”Dean说得磕磕巴巴,“不,这是,这是真的,这真的是我……我……”

Dean看着Cas。看着Cas——Cas正回望着他,眼中光芒闪动,脸颊上带着那道让人心碎的泪痕。

Cas从不哭泣。Dean从没见他哭泣。从来不曾。

Dean很难想出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主要是因为Cas方才的话就像是在Dean心口捅了一刀,让他难以集中精神。那句话似乎一直在他耳中回响(真正的Dean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真正的Dean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真正的Dean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真正的Dean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这沉重地压在他的胸口,就像是Dean无法拔出的一把利刃、一把恶魔刃。

Dean不得不看向别处、深吸几口气来清空头脑,好让自己能够继续思考。他松开了Cas的肩膀,转身面朝炉火,用力呼吸了一阵子。他坐在Cas旁边,和他一同望着火焰,整理着思路。

他用余光瞥见Sam正在门廊里徘徊,显然不确定该做些什么。Dean甚至不敢看他。

之后Dean想出一个点子。

他站起来对Cas说道:“跟我来。”他温柔地抓住Cas一条胳膊,拉着他站起来,开始哄着他穿过走廊,他们以Cas包着绷带的双脚跟得上的步调极其缓慢地向前移动。Cas只能拖着缓慢的步伐前进。Dean点头示意Sam跟上来接过Cas另一只胳膊,把他夹在两人之间。

“我们要去哪里?”Cas漫不经心地问道,听起来毫无兴趣。

“等着瞧,”Dean答道。接着,主要是出于好奇,他问道:“所以说,Cas,为什么在天堂里你的双脚还疼呢?”他看见Sam瞪大了眼睛,听见Sam恍然大悟地轻抽一口气。

Cas答道:“有时,那些致死的伤口起初会逗留不去。我想,有点像是……精神上的印痕。我曾经见过这种情况。但一般来说,伤痕最终会消褪。”

Sam越过Cas的脑袋,向Dean投去一个极其担忧的眼神,但Dean冲着前方的楼梯点了点头,试着传达:跟着我就是了。

他们领着他慢腾腾地下了楼梯,有几处差不多把他扛了起来。Cas在他们到达楼梯底部时疑惑地看了Dean一眼。“这很……奇怪,”他评论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下到这里。这里不会有人的。”

“所以在你的天堂中,这里不会有人的,嗯?”Dean说着打开了一个门锁。“说说看,Cas,这个家伙会出现在你的天堂里吗?”他推开了这扇门,门内的正是Crowley。

Crowley正全神贯注地重看《吸血鬼猎人Buffy》。他不情愿地转向门口,在看见Castiel的时候挑起了两条眉毛。他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暂停键。

“唷唷唷。流浪天使迷途知返了,”Crowley说。“你好,Castiel!我最不喜欢的天使!真不幸——我是说,真高兴——见到你还活着。我告诉了你最宠爱的狗仔们怎样推倒那堵墙。我得说,意识到他们忘记的人是你的时候,可真让人惊讶。”他摇着头咯咯地笑起来,说道:“你真该看看起初他们的样子,就在上个春天,他们发现你身处险境的时候。我还认定他们烦恼的是女朋友或者别的什么事情。我完全不知道你们仨在演这么一出恋爱大戏呢!”他再次大笑起来,前后摇晃手指做着戏谑的“淘气,淘气!”的手势。他继续说道:“即便如此,我尽量不做评判,求同存异嘛,你们不这样认为吗?我看见你们全都活下来了?那么……”Crowley似乎终于意识到了Cas的存在,他的目光从Cas满是伤痕的脸向下移动到他的穿着——Dean那件过大的法兰绒衬衫敞穿着,Cas的身子上裹满了绷带,运动裤——再向下游走到他裹着绷带的双脚。Crowley皱了皱眉,说道:“哦,见鬼,你这是……搬进来了?你不会——留在这里,是不是?哦,该死,你不会住在这里吧,会吗?”

Castiel背朝着Dean和Sam,慢慢向前走了几步,他的表情因为震惊而一片空白。

“Crowley?”Cas难以置信地说道。他锐利地回望了Dean一眼,再次看向Crowley。“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可能在这……你不可能。”

“呃,好吧,我也不太想留你做舍友,说实话,”Crowley说。“我们就是不对路,你懂吧?我觉得你是那种会在到处贴上‘别把盘子堆在水槽里’之类刻板小纸条的人。但是!至少我不用做那么多翻译工作了;我得说,那可太烦人了。还有,也许我们可以分担有线电视的账单,嗯?所以——嘿——你在做什——哇——嘿——”

Castiel已经一瘸一拐地走近了几步,他刚刚戳了戳Crowley的肋骨。他皱着眉头歪了歪脑袋,一个再经典不过的“Castiel式疑惑”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他又在旁边用食指多戳了Crowley几下(Dean不禁想起了《捉鬼敢死队》里的棉花糖人Stay Puft*,拼命想憋住笑)。Cas用力捏了捏Crowley的脸颊,Crowley痛叫起来,喊着“嘿——!Dean,让他停下!你得把他弄开!”【译注:棉花糖人Stay Puft(theStay-Puft marshmallow man)出自电影《捉鬼敢死队》(1984),是一个由棉花糖组成的巨型人形怪物,又白又胖,头戴水手帽,肩披水手领。】

Castiel更靠过来些,又戳了戳他,这次戳的是额头,他无比惊讶地盯着Crowley说道:“你是真的。你真的在这里。”

“上次我查过,没错。嘿……住手,住手!Dean!我们有协议的!不用被前天使折磨!这写在我的合同里,第四十四项条款!——”

现在Castiel已经弯下腰,用双手捧着Crowley的脸,用一种探究的眼光极近地审视着他。接着,Cas亲吻了Crowley的前额。

Dean从没见过Crowley完全哑口无言的情况。

Cas再次亲吻了Crowley,这次是脸颊。

Dean也从没见过Crowley脸红成这样一个有趣的样子。他听见身旁的Sam憋住了一声笑。

Crowley满怀希望地指着自己的嘴唇,但Castiel放下了双手,退后几步说道:“我们现在可以继续互相讨厌了,”他转过身,抓住Dean和Sam的胳膊,拖着兄弟俩一起,一瘸一拐地出了房间。

一出门来到走廊,Cas就松开了Dean和Sam,退后几步,在Dean锁上Crowley房门的过程中一直来回扫视着他们。

“这……确实是……真的?”Cas疑虑重重地问道。

Dean甚至说不出话来,于是Sam不得不开口,温柔答道:“是的,Cas。真的是我们。这里真的是地堡。我们俩都真的活下来了。你也是。”

Cas看起来十分困惑。“但是……”他说。他转身一瘸一拐地向着楼梯走去,看起来更加摇摇欲坠了,Sam和Dean冲过去抓住他的胳膊,差不多是把他拖了上去。他似乎想离得更远些,于是他们把他安顿回壁炉旁的那张沙发里。Dean还是坐在他的旁边,Sam消失一会之后捧着在他手中扭来扭去的小猫Meg再次出现。Sam小心地把小猫放在Cas膝头,Cas以一种像是惊叹的表情低头看向她。他用一只手环住她,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脑袋,他这会儿完全被她吸引了注意力,一遍遍地抚摸着她。

小猫Meg慢慢地放松下来,然后开始打起了呼噜。

看见Cas脸上的表情,Dean不得不清了清喉咙。Sam却实实在在地抽了抽鼻子。

“但我不明白,”Cas终于开口。他瞥了Dean一眼,说道:“我的猫……她不可能活了下来……她怎么能……?还有……你们是怎么……你们俩……你们不可能……活下来?你们俩都没有接电话……还有……Ziphius……我……”

他把Meg搂成一小团紧贴着胸口,有好一会几乎把脸完全埋进她的皮毛中,透过绒毛大睁着蓝眼睛盯着Dean。

他看起来全然不知所措。

Dean说道:“Cas,听我说。首先。小猫的事。Sam没关小屋的窗户,所以小猫一定是跑出来了。”

Sam点了点头:“你也许不记得了,但在你伤得很重的时候,我回去给你拿了条毯子?从你的小木屋里?我那时正在用你给我们的那个旋转十字架检查窗户。然后我,呃,我打开了百叶窗并且忘记关了。呃……”Cas现在看向了Sam,仍然把脸半埋在小猫的毛中,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Sam说道:“我很,呃……抱歉……我……呃……我很……抱歉……”

“这里Sam说不下去的话是,他救了你的小猫,”Dean打断道。“Cas,不管怎么说,这只猫真的活了下来,几个星期以后再次出现,于是Sarah——那位护士——把它带来这里。Sarah在这里,顺带一说。她一直在照顾你。她开车过来的,她带来了小猫。你明白了吗?”

“哦。好吧。好吧。这听来……像那么回事……我猜。虽然可能性很小。好吧,”Cas低声说道,稍微抬了抬头。“还有……你们俩……也活着?那些……梦境?钥匙……咒语?”

Dean点了点头。“我们回到杰克逊医院去完成那些。医院救治了我们。我们昏迷了两天,我猜,但总的来说,我们打破咒语的时候身处医院,然后他们救治了我们。”

“哦,”Cas应了一声,慢慢地点着头。“那很……机智。那很机智。是的。所以——我明白了。你们真的陷入了癫痫状态,但是……你们得到了很好的救治?”

“我们身处ICU和Sarah一起,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也是那时我们和Sarah谈了谈,所以她才心生好奇、不辞劳苦地跑来这里。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可冷得够呛,但Sarah告诉我们该怎么做,于是我们想法让你暖和起来。”Dean笑了一声。“我们开车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们俩都抱着你试着温暖你。轮流换班。你可能不记得了。”

Cas微微皱起眉头,他看向Sam。Cas说:“等一等……我想……Sam在说话?对我说的?”

Sam瞪大了眼睛,他点了点头。

Cas眨着眼睛看了他很久。然后他看回Dean,轻声问道:“……Ziphius……?”

Dean和Sam交换了一个眼神。“Ziphius还活着,”Dean坦承。“但我们驱逐了他——‘她’——无所谓啦。用符咒驱逐了她。还有,呃,是岩浆先生帮助我们找到你的,你能相信吗?我们给了他那么多包M豆……我猜他很感激。”

Cas闭上了眼睛。小猫Meg开始在他手中扭来扭去——她真的已经十分耐心了,Dean想道,Cas已经把她肚皮朝天地在半空中举了几分钟,但她显然不耐烦了。Cas非常温柔地把她放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她在绒面坐垫温暖的角落里安顿下来。

Cas的目光转回Dean。“那么……你们已经记起所有事情。你们已经记起所有事情了?”

Dean点了点头。

“如果你们已经记起所有事情……”Cas说,“那么,我也许应该离开?我该走了。我是不是该走了?”

“什么?”Dean和Sam异口同声地问道。

Cas咽了咽口水,低下了头,说道:“如果你们已经记起所有事情,那么你们也记起了自己抹除记忆的原因。想来……你们已经记起为何决定不想……让我留在身边。难道不是继续成立吗?那个原因?不管是什么?”他从地板上收回视线,极快地瞥了Dean和Sam一眼,然后又望向了地板。

Dean打算详尽、理智地对Cas解释米诺亚诅咒,但他紧张地想着,得马上告诉他最重要的部分,却听见自己冲口而出:“Cas,Cas,我有事要告诉你。是牛头怪还有,Cas,我的牛头怪径直冲着你去了。”

Cas眨着眼睛望着他,但这会儿Dean的舌头已经彻底打结了。

Cas最终说道:“我……一点儿也……没明白。”

“我的天啊,Dean,你这方面真的烂透了。”Sam说着,拉过来一把椅子以便他可以面对Cas坐下来。他咬着牙对Dean低声说道:“说出来,Dean,你得把话说出来。”然后他转头面向Castiel说道:“Cas。三月的时候我们在迈阿密调查一件杀害了许多人的诅咒物品。简而言之,这原来是个古老的米诺亚面具,会召唤出牛头怪。它所做的,就是让牛头怪搜寻我们的记忆,然后牛头怪就会去袭击我们所关心的人。然后……我们不小心……”

Dean插了进来:“我就是那个蠢蛋,这是我的错,我不小心把它发动了。”

Sam继续说道:“所以牛头怪直接奔着我们最关心的人去了。那就是你。然后他立刻袭击了你。就是它扯出了你的荣光,Cas。你被我们的牛头怪袭击了。我们花了一整天时间弄清发生了什么,接着我们意识到当天晚上它还会再度袭击你并且真正杀死你。我们弄清发生什么的时候只剩下两小时了,我们联系不上你,我们能够想出的唯一办法就是抹除我们的记忆。这样牛头怪就无法在我们的记忆中找到你了。我们想要保住你的性命。”

Cas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等下,等下,我拿给你看,”Sam说。“你应该能够阅读线形文字A,对不对?”

Cas点了点头,于是Sam跑向他的笔记,在其中翻找。他红着脸对Dean说道:“你知道的……我在过去六个月中看见这见鬼玩意儿那么多次,每次都让我头疼,所以我把它塞在我这堆笔记的最下面了。”

他抓出一张纸。那是米诺亚面具的照片。Sam走了回来把它递给Cas,说道:“这就是罪魁祸首。这个面具。”

Cas用一只手接过纸张,皱眉看了几分钟。他快速扫过线形文字A的部分;一分钟之后他开始用双手把纸张转着圈子,显然在阅读螺旋排列的以诺语铭文。

“挚爱为其猎物?”他呢喃道。他探究地望向Dean,问道:“所以……一定还有其他人先被袭击了?他们还好吗?”

“如我所说,”Dean答道。“牛头怪直接奔着你去了。首当其冲。事实上,是从……我们俩这里找去的。”

Cas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迟疑地问道:“这是……讽刺吗?……是讽刺,对不对?Dean……这是你众多故意说反话的玩笑之一?”

Sam说:“我要去把那见鬼的汤再热一会儿,没问题吧?”他离开的时候怒瞪了Dean一眼。

Dean想说的话太多。他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Cas……”Dean开口。然后再一次立刻卡住了。Cas凝视着他。他甚至不敢对上Cas的目光,只能望向地板。

“这不是玩笑,Cas,”Dean最终说道,他无助地盯着地板。

Dean最终找到了合适的语言:“你还记得你被袭击那天的月相吗,Cas?”

“是的……那是……”Cas收回目光看向照片。“那是……噢。那是新月……那是第一天?但是……”

Dean点了点头,看向Cas。Cas的目光很快回到他身上,Dean立刻不得不再次低头看着地板。

Dean有一阵子再也没法多说一句话,最终Cas开口:“我相信Sam是对的。你这方面真的烂透了,不是吗?”

Dean拼命点着头。“Cas……我很……抱歉。我只是……我经常开玩笑,我知道这点,我只是忘了你不是总能听懂……但这个不是玩笑。我真的不想把你踢出去,我真的不……还有……我本该多施援手的,在你独自生活的时候……还有……老天,我本该帮助你的,但我只是……我并不明白这对你来说很艰难。你一直以来都这么厉害,你懂的?你一直看起来都那么该死的坚强……Cas……我让你失望了。我让你失望了。我让你失望了。我让你失望了。”Dean似乎卡在了一个循环里。“我真的太让你失望了。该死的我真的很抱歉。”他的声音开始嘶哑。Dean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说下去,他脱口而出:“牛头怪真的径直朝你去了。还有,记忆咒语,我是……我是想要保你的命。见鬼,Cas……那些记忆被扯出的时候……我关于你的记忆……Cas,那真的……失去你真的非常糟糕,那真的痛彻心扉,我甚至无法形容这种痛苦。我知道你觉得自己曾经犯过错误,我是说,我知道你确实犯过错误,但是,我也一样,我真的犯过一些大错,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另外……另外……你是我的朋友,毋庸置疑……”老天,我真是语无伦次,Dean想着,几乎觉得自己灵魂出窍,从一旁看着自己不知所云。但他只管继续喋喋不休:“……我们永远欢迎你。我们一直希望你留在这里。Sam也是。我们真的非常喜欢你的陪伴。我一直希望你留在这里。还有,我之前说的。我之前说的。”该死,他真得再说一遍吗?“我之前说的,我是认真的,你是、你是、你你是、我我……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还有……我,呃,啊,呃,嗯……”去他妈的,说出来,说出来,他妈的说出来,不然他永远也不会明白。“……爱你。”

Dean顿住话头,几乎无法呼吸。

长久的沉默。

Castiel开口:“抱歉……嗯……给我一点时间,”他站起来,开始摇摇晃晃地走下台阶。

“Cas?”Dean绝望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就回来,”Cas答道。“只要一分钟。”

他消失在楼梯下,然后Dean意识到Castiel是去再度确认Crowley真的在那里。

这件事情如此可悲、如此伤感,但也有点滑稽,于是Dean开始大笑起来。Sam犹豫着从厨房把脑袋探了进来。“一切正常?”他低声问道。

“我对他太过友好,这让他质疑现实了,”Dean说道,用一只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我开始想,我该再次把他踢出去,这样他就会相信一切是真的了。”

Sam威胁着逼近一步。“Dean,我发誓,如果你敢——”

“开玩笑的。走开。再给我两分钟。我会把他送到你面前让你来个傻乎乎的Sam式拥抱的,很快,我保证。”Dean说道。Sam瞪了他一眼,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Cas蹒跚着从楼梯走了上来。他看起来如释重负。

“他在那里吗?”Dean问道。

Cas点了点头。“他在那里。他一直出言不逊。这可真叫人宽慰。”他在楼梯顶端停下了脚步。“Dean,”他开口,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之前Dean一直在想着我可不能让Sam抢了那见鬼的拥抱先机,不知怎的Dean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迈开步子走向Cas、抬起胳膊、把Castiel环进一个又大又紧的熊抱。

通常Dean拥有一个非常精确的拥抱计时器,在他被迫与另一个家伙拥抱的时候会自动开始计时。拥抱计时器总是立刻开始计时,并且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制:在一秒半之后你得转变成大力拍打肩膀的动作;最多三秒之后你就得放手。(两秒以内更好;三秒则适用于生离死别的情境。)

这是规矩。

但是,也许由于83号公路那次漫长、悲惨的旅程中,在Cas冷得吓人、一动不动的时候,Dean抱了Cas实实在在的一个小时;或者也许由于Cas在路旁奄奄一息、口吐鲜血的时候,他一直搂着Cas。或者也许是Cas几分钟前所说的那句叫人难过、心碎的话,仍然疼痛地击打在Dean心上、仍然捅在他的胸口。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这个什么拥抱计时器似乎坏掉了,因为Dean只是揽住了Cas,然后就那样抱着不放。就那样见鬼地抱着不放。感受着他的呼吸,感受着他的温暖;感受着他的生命活力。感受着他的不知所措、他的难以置信。不肯放手。

“Sam教过我一次,这是我该做的?”Cas最终埋在Dean的肩膀里说道。他迟疑着把双手放上Dean的后背。Dean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Cas问道:“Dean,你是不是打破了你的规矩?”他这会儿听起来有一点担心。

“那是个愚蠢的规矩,Cas,”Dean答道。“那是个彻头彻尾该死的蠢规矩。”他感觉Castiel放松下来,并且终于感觉到他真正回应了这个拥抱。他感觉Cas发出一声颤抖的长叹,而Dean仍然没有放手。

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担心。Cas仍然没有找回荣光;Ziphius仍然不知所踪;Cas捐给Sam的三十年寿命仍然是个无法逃避的可怕问题;有些邪恶的疯天使仍然在这个星球上四处流窜;Sarah明天就要离开;Kevin已然逝去;不可尽数。仍然有那么多错误亟待修正,那么多……恐怖事物存于世间,没错。但Dean拥有Sam,现在、终于——他也拥有Cas,他想着我要是再次让他离去就是罪无可恕。

Dean终于设法让自己放开Cas。“Cas,”Dean退后一步看着他说道,“我得问一下。你一生看过那么多事物。你去过那么多地方,到访过各种各样的天堂……除了在这里和Sam和我待在一起之外,你真的构思不出其他更好的天堂了吗?”

Cas只是看着他。

 “这里就是我心所在,”Cas最终说道。

 “那么这里就是你的家,”Dean坚定地说道。

然后Dean一生中极少见到的景象出现了。他生怕他再也看不到的景象。他曾经遗失了很久、非得奋力抗争才得以挣回的景象。这看起来甚至比那些让人惊叹的翅膀更为奇妙;这似乎是一个真正的奇迹,Dean实在深感庆幸得以眼见:

Castiel露出了微笑。

※※※

※※※

作者的话:

我一直打算在这里结束故事,Dean终于说出他长久以来该说(并且完全说不出口)的话。因为,就算不是耽美、没有暧昧,就算完全遵照原著,那两个男孩和他们的天使也是爱着彼此的。以防你未曾留意,这是这篇故事的全部主旨。(对我来说,这也是原剧的全部主旨。或者说曾经是;在我的憧憬中,则依然如故。)

增补:现在已有3篇番外!还有一整部名叫《Flight》的长篇续作!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下一章是一篇作者后记——3篇番外紧随其后,还有《Flight》的链接。

对于你们的支持我感激不尽;没有你们的鼓励,我不可能完成这篇故事。再说一次,这是我的第一篇同人,也是我公开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感谢大家!我觉得写作这篇故事期间我交了许多新朋友。如果你们有任何点评的话还请告诉我;我很乐意倾听你们的意见。

大大的、久久的、不带拥抱计时器的拥抱——给你们大家。:)


※※※

来自翻译组的说明:

其实这篇作品到这里还没有完结,后记和番外加起来还有接近20000词的大段内容。

评论
热度 ( 113 )

© 松大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