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全中土最偉大的精靈尤里、精靈維克多和哈比人勇利的歷險記(上)

"The Adventures of Sparkly Elf and Soft Hobbit, Endured With Great Patience by The Bright And Powerful, Best In The Land, Yuri Plisetsky." by thankyouforexisting

全名應為:《閃亮亮精靈、軟綿綿哈比人,和全中土最厲害、最耀眼、最偉大、最有耐心忍受他們的尤里‧普利謝茨基的冒險故事》

※原文按我

※授權按我

(下)

後世的評論家們一致認為《閃亮亮精靈、軟綿綿哈比人,和全中土最厲害、最耀眼、最偉大、最有耐心忍受他們的尤里‧普利謝茨基的冒險故事》,是迄今為止對傳奇的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八個世紀以來最偉大的精靈戰士最中肯的描述之一。儘管這本書是由普利謝茨基在少年時期寫作,也因此其中包含了相當強烈的詞彙,並且花費了很長的篇幅嘲笑他的旅伴,而未能提供關於尼基弗洛夫心理狀態的周到見解,它依然是目前所有研究尼基弗洛夫的學者必定會採納的重要一手資料。

※譯者前言:

這篇是魔戒AU,精靈尤里憤怒日記體。精靈維克多和哈比人勇利無差。因為說真的我不知道他們要怎麼插。

因為文章長度考量分成上下兩部份。也因為我覺得歷險記分上下集很有史詩感。

沒有Beta,只有Google,一切詞不達意戳不到笑點都是我的能力不夠(土下座)。

《閃亮亮精靈、軟綿綿哈比人,和全中土最厲害、最耀眼、最偉大、最有耐心忍受他們的尤里‧普利謝茨基的冒險故事》

"The Adventures of Sparkly Elf and Soft Hobbit, Endured With Great Patience by The Bright And Powerful, Best In The Land, Yuri Plisetsky." 

作者:thankyouforexisting
譯者:松蘿(inoripooh)


後世的評論家們一致認為《閃亮亮精靈、軟綿綿哈比人,和全中土最厲害、最耀眼、最偉大、最有耐心忍受他們的尤里‧普利謝茨基》,是迄今為止對八個世紀以來最偉大的精靈戰士、傳奇的維克多‧尼基弗洛夫,最中肯的描述之一。儘管此書是由普利謝茨基在少年時期寫作,也因此包含了相當強烈的詞彙,並且花費了很長的篇幅嘲笑他的旅伴,而未能提供關於尼基弗洛夫心理狀態的周到見解,它依然是目前所有研究尼基弗洛夫的學者必定會採納的重要一手資料,因為普利謝茨基既是他的學徒,也是最親近的朋友。誠然,相較於某些誇大描繪尼基弗洛夫人格特質與光彩事蹟的故事,此書的確為一本寫實得不可思議的讀物。另外,書中也一併提及了尼基弗洛夫與知名的哈比人冒險家勝生勇利之間關係的開端。

──摘錄自《維克多‧尼基弗洛夫:傳奇與真相》,由學者兼知名藝人奧川美奈子寫作。

旅程開始前24日:

尼基弗洛夫半夜闖進我的房間,他身上穿著的那件粉紅蕾絲邊睡裙絕對是從米菈房裡偷來的,他用大到可怕的聲音宣布:「尤里!我找著我的下一場冒險啦!」之後迅速地溜了出去,在我的地板上留下了一灘金粉。就這樣無端地打擾了我兄弟和我的酣眠。如果這與之前那場來自人類娛樂儀器的事故如出一轍,我將會趁夜色昏黑割開他的咽喉。

 

旅程開始前23日:

尼基弗洛夫確信這場冒險真的值得一試。他承諾不會再要求我打扮成人類女性。我禮貌地請求他不要再提及那場事件。我應投資更多錢以採購匕首,這種武器顯然相當有用。尼基弗洛夫雀躍地告訴我這場冒險將會與哈比人有關。完全不明白這怎麼能鼓勵我加入他橫跨中土大陸的瘋狂旅遊團。記得詢問米菈哈比人是否為可食用的物種。儘管不確定她是否了解相關知識。

 

旅程開始前22日:

哈比人不可食用。米菈說故事的能力糟糕透頂。雅克夫考慮讓我去一個有「跟你差不多年齡的精靈的地方,小夥子」。如果明天早上發現了我的屍體,祖父,請確保我麾下的戰士都能找到合適的新家。

 

旅程開始前21日:

尼基弗洛夫無法採納我禮貌的建議,請他「他媽的離我遠點」,且持續在我習武的過程中拿他魯莽的計劃騷擾我。他告訴我夏爾有一個魔法哈比人可以引來遠古生物。我感到相當慶幸,或許這個哈比人會在尼基弗洛夫逮著他之前就被吃掉。那對我們所有人都好。

 

旅程開始前20日:

那個惡魔本人(我指的是雅克夫,祖父,我鮮少提到他,因為我對他相當厭惡。他太聒噪同時又太高大了)宣布他開始考慮讓我加入尼基弗洛夫那充滿驚奇而非令人厭惡的荒野之旅。不確定他究竟只是愚蠢或已經老到癡呆了。開始盤算如何謀殺他以避免成行。今年這個時節的瑞文戴爾並不特別糟糕,我的戰士們待在這裡比較好。

 

旅程開始前19日:

在溜進那個惡魔的房間時被逮個正著。米菈告訴我「殺戮是不對的哦,寶寶」。我不是一個寶寶,我已經接近五十歲了,妳個壞人好事的混帳。

 

旅程開始前17日:

威脅與懇求都無法動搖我的上級。他們通知我要在兩天後離開,去往一個叫作夏爾的火坑,綁架一個年輕的哈比人並且強迫他服從我們。我已告誡尼基弗洛夫這聽起來非常類似一種叫作「性騷擾」的行為。尼基弗洛夫回應我不應該繼續閱讀米菈的那些幻想小說。深受冒犯。我只為了特殊的情節才讀。

 

旅程開始前16日:

哈比人顯然比矮人還矮。期待可以體會到身高優勢。相當興奮。

 

旅程開始前15日:

尼基弗洛夫顯然打包了他的整個衣櫃。不能說我沒想到他會這樣做。我已將戰士們妥善地藏在斗篷裡,隨時準備撲向奇襲的敵人並將他們的眼睛刨出。他們並不像尼基弗洛夫所指稱的「好可愛喲!」

他實在太目中無人,應盡早被殲滅為上。

 

旅程開始前10日:

尼基弗洛夫用光了他的天然金粉。從未見過如此頹喪的人。記住等以後回到瑞文戴爾的時候多偷走一些。

 

旅程開始前5日:

尼基弗洛夫試著告訴我關於那個我們將要綁架和操縱的神祕哈比人的相關資訊。他說我會很開心,因為用人類年齡的算法,那個哈比人比我稍微年輕些。我告訴他我並不會開心,因為我得跟一個哈比人同行。尼基弗洛夫無話可說。

 

旅程開始前3日:

抵達夏爾。這個地方歡快得令人作嘔。尼基弗洛夫讓我「保持冷靜」直到他找到我們的獵物。我告訴他「去你的」,之後繼續在夏爾漫步。我發現哈比人事實上真的比我矮得多。他們的食量同時也非常驚人。這兩項發現令我大為讚賞。我已記下了一些相當有趣的食譜,回到密林時可帶給祖父。

 

旅程開始前2日:

尼基弗洛夫帶著那個要讓我們綁架的哈比人回來了。他看起來並不怎麼像一個有魔法的生物。他同時也,令人作噁地,名為「勇利」,這簡直讓尼基弗洛夫樂個沒完,同時這個哈比人並沒有意識到我需要一個人靜靜,一直堅持我吃得太少了。我很訝異他竟認為我會採納他的意見。我亦確信這個噁心的哈比人和尼基弗洛夫之間一定有著敗德的戀情,因為他們一直在令人厭煩地對彼此眉來眼去。這讓我開始擔心起我的貞潔。

 

旅程開始前1日:

哈比人:「嗯,維克多,我不──」
尼基弗洛夫:「你……你剛剛是叫了我的名字嗎?」
哈比人變成亮紅色的:「我很抱歉,拜託,真的不好意思──」
尼基弗洛夫,呈現出了同樣一種顏色:「不,嗯,沒關係的。」

我乞求死神垂憐於我讓我快點解脫。

 

旅程開始之日:

在一整天都像個瞎子一樣對尼基弗洛夫眉目傳情之後,這個快活得令人膽寒的哈比人邀請我們去他的「哈比洞」過夜……我不知道他的「洞」指的是什麼,我也不想知道。祖父啊……哈比人實在是一群非常畸形的生物。

 

旅程開始第1日:

我們出發了。哈比人忘了他的豬排飯抹刀。我們又折返回他的「洞」(是一種地下的房子,我先前意會錯了,祖父,雖然那兒天花板的高度真的挺讓我頭疼的。我得很高興的說,尼基弗洛夫比我撞得更狠。但他確實是跟那個哈比人共用一間房。中土大陸上沒有任何一個生靈應該經歷我所承受的煎熬。)我們又出發了。這回尼基弗洛夫忘了他的梳子。我向他扔了我其中一隻戰士以結束他的性命。但我的戰士只會喵喵叫。我已經對這場旅行感到厭倦了。

 

旅程開始第5日:

終於到達布里。非常容易受驚的哈比人一刻不停地抖抖瑟瑟,像隻害蟲一樣扒著尼基弗洛夫的手臂不放。而尼基弗洛夫,簡直噁心至極,看起來享受得不得了,還笑得熱情洋溢讓那個哈比人顯得更加驚慌失措。已決定留心找尋毒藥以避免他們開始進行任何過激行為。記得給我的戰士購買食物和毛毯,即便這裡能買到的物品都差得要命。奇怪的是,這讓我在一種糟糕但懷念的情緒中想念起了瑞文戴爾。得確保不再對任何地方產生留戀。

 

旅程開始第12日:

哈比人知道了精靈的用餐習慣,他相當震驚。

「你怎麼能這樣,維克多?」他今天朝著尼基弗洛夫大吼,「尤里還只是個孩子,他得吃得比這更多才行!我不敢相信你竟然這麼不負責任!他一天才吃了幾餐啊?你說啊!」

尼基弗洛夫,看起來簡直嚇壞了,得撐著牆壁才不會縮成一團,雖然他的身高幾乎是哈比人的兩倍,他回答道:「呃……三或四餐?」

這是我唯一能感到快樂的時候了,祖父。那個哈比人不跟他說話,不肯看他,還把我當成初生精靈對待,簡直太冒犯了。我很高興他能稍微看清楚尼基弗洛夫的底細,雖然他完全理解錯了。我並不是一個孩子,我也並不需要餵食。

 

旅程開始第17日:

……哈比人的料理意外地相當美味。我很樂意為他裝成一個小孩。希望米菈永遠不要發現。我會銷毀所有的證據。哈比人顯得很高興,還叫我「親愛的」。我也要殺了他才行。

 

旅程開始第18日:

思考了一整天之後,仍然不敢相信哈比人在烹飪方面竟然如此進步。雖然他們缺乏其他的能力(像是基本的智商和基本的得體),他們在處理食物時絕對展現出了極高的才智和能力。這些哈比人真是不可思議的生物,即便他們不如我們精靈。他們一天吃餐,祖父。

必須把這個記下來,告知財務顧問,尤里‧噗哩謝茨基。

 

旅程開始第19日:

今天被半獸人攻擊了。他們大部分都騎著流口水的座狼(噁心的要命)、食人妖,還有幾個騎在酒醉的人類身上。尼基弗洛夫對於哈比人為我們引來了這些傢伙顯得非常振奮。哈比人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他繼續死死扒著尼基弗洛夫不放,顯然已經原諒他讓我挨餓了。

哈比人應該要學著怎麼使用尼基弗洛夫的「劍」。我很滿意自己能想出這麼機智的笑話,並且在他臉紅的時候邪惡地哈哈大笑。

 

旅程開始第35日:

米菈寄信給我。寫著:「哇哈哈哈維克多說你吃了哈比人的食物你他媽真是呆子。」

尼基弗洛夫今晚必須死。我已經準備好逃離法律制裁了。

 

旅程開始第48日:

哈比人堅持我的弟兄很「可愛」。我告訴他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他們都是兇狠的戰士,能在他睡夢中輕而易舉地殺了他。然而戰士致命利爪在哈比人撫摸他的時候發出呼嚕聲。感覺被我的士兵們背叛了。

 

旅程開始第50日:

哈比人一直在撫摸我的戰士。把手給我拿開你個骯髒的雜種

 

旅程開始第53日:

尼基弗洛夫加入了羞辱我戰士的行列,他八成是從哈比人那裡得到靈感的,哈比人對於有人支持他的行徑感到相當滿意。尼基弗洛夫善加利用每一個機會把手擱在哈比人肩上,帶著他去「給你的貓咪們找點東西玩」。哈比人每次看到我跟我戰士們相處的時候都會發出陶醉的聲音。這種行為竟然沒有引起任何抗議,讓我深感冒犯,他們甚至還把我高貴忠實的夥伴當成小寶寶看待。

註:記得餵尖牙牛奶之前要先加熱,她這個年紀喝冷飲還太危險了。

 

旅程開始第60日:

哈比人優子(目前遇過的哈比人中讓我最能忍受的一個)給我寄了封信。在三英呎長的羊皮紙中,她非常詳盡地描述應該要如何在不同的氣候下飼養山羊。我不確定這有什麼含義。再去問哈比人看這是否是他們會使用的某種病態的求偶儀式。

 

旅程開始第62日:

不像其他哈比人那麼煩人的哈比人優子給我寄了另一封信,前一封是給其他人的。在信中,她教我該如何照顧我「華美、耀眼的頭髮」,還給了我一些意見告訴我如何穿得像個時尚的精靈……不確定這兩者之間哪一個比較糟糕。

 

旅程開始第73日:

他們還沒接吻。他們非常刻意地不睡在同一個帳篷裡。我可以感受到上天都為此震怒。已無法承受空氣中纏綿不絕的性張力。無法在想著他們可能會在我睡得無知無覺之後在我旁邊開始親密行為的情況下睡著。考慮要求那個毛茸茸的巫師讓我入夥。我已經絕望到這個地步了。


上部完


譯者後記:

因為這兩天宿舍停電,我會用定時發布貼上下集,這兩天各貼一集。如果到2/12晚上發現看到上集看不到下集,或看到下集看不到上集,就是被LOF吞了。我不知道它為什麼要吞,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可吞的內容,總之等我能穩定順暢的使用網路之後再來解決這個問題吧。

※其它翻譯按此

评论 ( 15 )
热度 ( 145 )

© 松大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