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未來的我的翻譯心得

這篇純粹是記給我個人看的,意思是,預設讀者是未來的我自己。
用途大約就是等我這一陣子燒完之後(回頭瞄一眼柴薪存量),不知猴年馬月又遇見讓我心動的作品,可以拿出來複習一下,不至於兩眼一抹黑又要從頭開始摸索。儘管根本沒有經驗,現在也還沒爬出多少距離,就挪一步算一步啦XD

仔細想想我的翻譯,目前最大的優點就是累積的數量比較多,更新比較頻繁吧。不過這也是佔了長假之便,放假沒事做一天可以一口氣翻完一篇。但之後會越變越忙,這個優點遲早也會消失,到時候還有什麼值得人家來關注的地方呢。

不可辜負把作品授權交給我的作者太太。

目前感覺最可怕的事情是,那麼多優秀的作品,落到我手裡,卻因為我的能力不足,沒能得到更多的關注(先前決定把AO3上的翻譯搬過來也有這個原因)。還要不要繼續翻下去呢,覺得不好,因為沒那個能耐,又硬要用自己的拙劣去糟蹋人家作品。可是翻譯這件事情,要雕琢、思考跟反覆細究,真有意思啊....。未來的我如果還會看到這篇,應該仍繼續憑著自己的私心,有點愧疚地做著翻譯吧XD

自怨自艾是沒完沒了的。要盡力讓譯作幾能與原作一樣耀眼,必須繼續琢磨更加妥貼的譯文才行。

要努力的部份:

1. 持續英文閱讀。開始翻譯之前我在AO3上讀了一整年的小說。接下來要挑戰的是商業出版的小說(We are not ourselves讀完了沒?)。紙面上不能隨點隨查,要把語感練得更通透。

2. 比對原版與譯版。我從小讀到大的小說幾乎都是翻譯作品,喜歡的作者有一長串,但現在該注意的是譯者。整理一下之後,發現我特別喜歡的小說,大半都是施清真的譯作。我愛慘了她翻譯的妮可‧克勞斯《愛的歷史》。重新翻過原版之後,目前歸結出兩個特點:句子的拙,和句子的短。

(另外還有幾位譯者的部落格應時時溫習,一些翻譯研究文章,原文跟譯文都記下來。我愛班雅明,但他有關翻譯那篇,讀起來感覺還是太玄妙了)

→拙的句子,是明明可以更加順溜、使用更加華艷詞藻的時候,選擇寫出更加符合人物狀態,更加符合整體風格的句子。雖拙但讀起來只有順溜感的句子。

目前只能大致抓到作品整體文風適合使用的詞彙。綿軟可愛,用疊字(馬卡欽那篇開頭翻譯,現在想來實在非常不滿意,太生硬了。);直白潑辣,則句子較符合口語用法而非書寫上的文法。句型目前多半還是順著作者的書寫,能把被動式去掉就盡量去掉,倒裝跟子句盡量鋪順,把主詞挑出來換著用。

→短的句子:把長句子裁短,裁得符合文脈。

句子閱讀的節奏。用什麼樣的節奏去讀一句話,就盡量完整地在中文文句中重現。

另外還有填空,我目前還沒辦法抓準這一點,到底可以填到什麼程度(但感覺正不斷下修下限),作者只給一個詞,可以填補前後留白嗎,怎麼樣才能不打斷韻律感,韻律感跟理解順暢之間的平衡,實在非常非常非常難抓。每次最迷惘的地方就在這(有些時刻突然想透,感覺也實在非常非常非常好)。可能未來不會有太大的差別,但是,這種事情不可以昧著良知做,同人翻譯是良心事業,不可辜負作者太太(而且她們很多都看得懂中文),一旦覺得填過頭了就要修回去,無愧良心,能翻出多少原意就盡量罷。

都已經懷著有點愧疚的初心在做翻譯了,既然要做,就不可以辜負把作品授權交給我的作者太太。同時也不可辜負讀者。不可貪多,確定自己能翻才翻,不可囫圇帶過,在能盡量對應到每個字彙的基礎上做句子的修飾。讀起來不順就是有問題。所以一定要多看名家譯作,看更多的作品。

總有一天能寫出讓自己更加滿意的翻譯。


睡前想東想西就是爽。

睡覺去。

评论 ( 30 )
热度 ( 86 )

© 松大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