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時做點YOI的英文同人翻譯。
目前主力更新UC。
LOF難登,不常上線。
想我的話來噗浪找我,連結在下面。

【YOI\維勇】有容乃大(ABO)

*第一篇YOI同人就寫這種東西,我的人生不知道哪裡出了錯。

*感謝我的alpha讀者 @半死的魚 ,幫我想了這麼讚的標題,還給出總結非常精闢的repo。這篇文會從刷牙時想到的一個梗發展到這德性,全賴她搧風點火。我只想說,如果要逮捕我,別忘記也去抓她。

*非常神經病的ABO非常神經病。我沒有任何醫療常識,文中設定完全不經推敲,進來看的小伙伴請對自己的SAN值負責。

*維A勇O,勇利懷孕中。


有容乃大(維勇\ABO) 
作者:松蘿


仔細想想,事情會發展到這地步,也不是無跡可尋。

進入懷孕第二十週,勇利的肚子已經鼓得相當可觀。他們有段時間一直懷疑這裡頭起碼是雙胞胎,不過照了無數次超音波,都只看到一個小寶寶在羊水裡蠕動。

「也有可能是角度問題啊!可能比較大的那個擋住小的了......怎麼辦?沒有幫他買衣服他長大之後會不會恨我們?」
勇利試著跟自己的老公講道理,因為他們找過十五個不同的產科醫生得到都是同樣的答案,也因為就算真的多了一個(或兩個……應該不至於有三個吧),各路親友在得知喜訊之後寄來的嬰兒食品、衣服、玩具,加上維克多自己失心瘋亂買的,也絕對夠用。
「才不是多出來的!噓噓寶寶別聽你爸比亂講,不管裡頭住著幾個寶寶都是爹地的心肝寶貝哦——」

書上都說Omega孕期情緒起伏大,經常鑽牛角尖、歇斯底里,Alpha伴侶一定要時刻陪伴身旁,適時表達支持和愛意,但勝生勇利只覺得所有誇張反應都出現在自家Alpha身上了。

從懷孕初期,他就神經兮兮,Alpha的保護本能全都調度到極致:但凡勇利有一點不健康的徵兆,諸如沒胃口、嗆到咳嗽、抽鼻子……等,就用毯子一裹,整個人抱上那台凱迪拉克一路狂飆到醫院(後來勇利用無比的理智、耐心,和孕期Omega的暴怒才讓他稍微克制了一點);或者不知道寶寶喜歡哪種顏色,所以家裡堆滿同款不同色系,一口氣訂下的衣服褲子玩具搖籃小床(維克多的理由是:我要讓我們寶寶有一個可以自由選擇的童年。勇利在莫名感動下打消了退貨的念頭......兩周後他就後悔了);又或者,每天勤奮閱讀各式各樣的胎教書籍資料,並且辦了好幾個親子論壇的帳號來爬文(雖然因為洗版被版主鎖帳號揚言要提告,不過勇利暗地裡覺得他戴起眼鏡蠻好看的)。

總而言之,為了寶寶的身體健康、為了親子關係的和諧,他對奶水哺餵的執著也可想而知。

勇利只是沒想到他會堅持到這種程度。


***


到了三十週,維克多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動作。

起先是目光,他會用一種沉思的神情盯著勇利的上半身,一隻手點著唇,在維克多還是勇利教練的時候,這表情通常意味著他打算在節目中加入前無古人的跳躍組合,但換到現在這情境,就讓勇利覺得維克多正在盤算著又要對他的肚子做什麼詭異事情。但很快就發現不是,他看得是更上面一點的地方。這讓勇利挺尷尬的,還以為自己真的吃到那麼肥了,但照鏡子一看,又覺得還好……吧。

睡著之後也不太對勁。自從勇利開始顯懷,他們就會用大小湯匙的姿勢入睡,手心貼手背,一塊擱在勇利肚子上,這樣睡著之後維克多也能感知到寶寶的動靜。但現在那隻手會不自覺地往上滑到勇利胸前,還會不自覺地開始用某種規律揉捏,搞得勇利每天晚上醒來,十之八九都是因為那隻搞怪的手。

一開始勇利以為是伴侶性致來了,回頭一看才發現對方真的還在睡,只好繼續憋著一團火。肚子裡的寶寶可能意識到爸爸的情緒不對勁,也跟著鬧起來,讓勇利接下來一整天都特別暴躁。

一連三晚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原因醒來之後,勝生-尼基弗洛夫勇利認真考慮要分房睡了。但他想不到能怎麼在不傷害老公感情的情況下提出這個要求。戳著早餐的歐姆蛋一邊苦思冥想,怎麼想都不可能。

餐桌旁,維克多開口了。

「勇利,你……最近胸部會感覺怪怪的嗎?」
勇利搖頭,想著該怎麼接到自己想講的話題。
維克多皺起眉。「一點也沒有?」
我沒有但你有啊,晚上不要一直捏我胸部啊。開口之前才意識到這話有多羞恥。勇利選擇閉嘴。
「我查到的資料都說這時候Omega應該要開始泌乳了……我們明天去讓醫生看看好嗎?」

勇利打了個寒顫。


***


隔天有一則推特在貼出後兩小時內達到三萬轉推,數量持續上升中。

是一張照片:XX綜合醫院,產科外的長廊,勇利和維克多兩人坐在等候區的椅子上,勇利面色鐵青地捧著肚子,維克多像沒了脊椎一樣挨著他的肩膀,一隻手掩著臉,明顯正在垂淚。

一時之間謠言漫天,但所有人猜得都差不多;這情況很明顯,勝生-尼基弗洛夫家,那還未出生,推特帳號、instagram帳號、臉書帳號就已經有超過兩萬粉絲的寶寶,一定出什麼問題了。

夫夫倆的家人朋友一看到消息都急著要聯絡上他們,聞風而來的還有各式大小報。他們家裡所有的通訊設備都響個沒完,維克多回了克里斯、披集、尤里、真利的簡訊,簡單的回應說他現在不想談。然後就把手機關機,電話線拔了,筆電上的通訊軟體全部卸載。

勇利面無表情,捧著肚子坐在沙發上,跟馬卡欽一起看著他擤著鼻涕在客廳裡走來走去,高聲抱怨上天的不公,他才不要讓別人碰自己的心肝寶貝,還有他要怎麼投資改革醫療技術,讓之後的AO夫夫不會遇到同樣的噩耗,順便丟了一地衛生紙。

最後他應該是走累了或說累了,往勇利身旁一坐,用紅腫綴著淚珠卻顯得更深邃美麗(這才是真正的不公,勇利想)的雙眼,深情地凝視著勇利,與他四目相對,說:「親愛的,別擔心,我們會一起撐過去的——」

勇利抽抽嘴角。


***


醫生說,「啊,並不是每個男性Omega懷第一胎的時候都會泌乳的。不過不用擔心,兩位可以申請本院的母乳庫——」

維克多呆了兩秒,化身為沒有理智的醫鬧霸王龍。保全人員將他們請出醫院之後,維克多又載著勇利去了五間醫院。

那張照片是在是第六間拍的。


***


相較維克多的反應,勇利蠻淡定的。應該說懷孕之後他對所有突發狀況的反應,跟維克多比起來都淡定不少,簡直就像所有擔心的情緒都發送到這個Alpha身上,再等倍放大一樣。要不是挺著個大肚子,都不知道一個半月後準備生小孩的是誰。

他不打算給維克多更多時間怨天怨地。睡前決定,如果明天他還是這個死德性的話,就採取哀兵政策。

勇利內心的預設對話是這樣的:「你這是在拐著彎嫌棄我了是嗎?」

理論上來說,這時維克多就要撲上來安撫他了。

但是如果他真的對勇利很失望呢?覺得他們的寶寶喝不到奶水都怪他?是不是開始懷疑他對寶寶的愛了?
換作是三年前玻璃心的勇利,八成就要把婚戒摘下來放客廳桌上,打包東西訂好飛機票,一路哭回家了。但是經歷三年婚姻生活洗禮的勇利,已經鍛鍊出堅忍不拔的意志,現在面對這種疑慮,想到的是,去你的尼基弗洛夫,敢嫌老子,離婚之後孩子就跟我姓,馬卡欽也給我養,你去找雅克夫取暖吧。

想著之後要問莉莉亞當初贍養費開多少,勇利哼哼著睡著了。


隔天勇利是被浴室裡傳出的尖叫聲吵醒的。

半夢半醒之間他還想著,很好,維克多這就恢復正常了吧。一般來說,從浴室發出的尖叫聲只會有兩種可能:維克多梳頭髮的時候,發現自己快禿了;維克多做完臉部保養之後,覺得自己還是長出魚尾紋了。

他沒想到的是,那個應該正在哀悼自己青春已逝的男人就這樣咚咚咚跑出來,一口氣跳到床上,把手伸到勇利面前。

「勇利快看!!!!!」

勇利眨眨眼,揉揉眼睛,再眨眨眼。
他對起眼,看清維克多手掌上的東西之後整個人猛地往後縮。

一小灘黃黃稠稠的液體積在他的掌心。

他費了好大力氣才壓下尖叫。「這——這是什麼?」

維克多朝他綻放出睽違三天的愛心形笑容。

「這是我的奶啊!」


***


勝生真利在十三個小時的航程之後,終於踏進普爾科沃機場。在機場跟她會合的,還有弟弟和弟夫的好朋友,披集‧朱拉暖和克里斯多夫‧賈柯梅蒂。尤里‧普利謝茨基在機場接他們。他們擠在尤里的那台小破車裡,開往勝生-尼基弗洛夫家。

四人只在見面時簡單地寒暄了幾句,一路沉默。商量好一塊去探視維克多和勇利之後,包含披集在內,他們誰也不曾打開手機,因為四天前的那則爆炸訊息還在各大社群平台上反覆轉載,因為維克多反常的疏遠回應還躺在LINE的聊天視窗裡。他們不忍追問,不忍設想那尚未出世就受到世界珍愛的寶寶,或許已經沒了聲息。

這痛楚太過沉重,作為血緣至親、認識多年的朋友,他們只能親力親為陪伴兩人度過難關。


***


抵達勝生-尼基弗洛夫家門前,他們出於無法言喻的擔心,讓尤里直接拿備用鑰匙開門,講好一發現不對馬上報警、叫救護車。


門後的景象讓二十三歲的披集‧朱拉暖畢生難忘。

那一瞬間,他明白了兩件事情:


一、人類一生最忠實的朋友就是手機,千萬不要放棄它,千萬不要。

二、絕對不要不按門鈴就開人家的家門。絕對不要。


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看到那家的Alpha男主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沒穿上衣,一手托著擠乳器,在擠自己的奶。


***


[您有3封未讀訊息]

勇利:那個……
勇利:披集我問你件事哦
勇利:你們泰國的Alpha會產奶嗎?


***


真利把勇利拉到廚房說話。

「你……他……那個是怎麼回事?」

勇利搔搔腦袋,想著怎麼跟姊姊解釋比較好。


昨天早上維克多給他看了那灘不明液體之後,勇利在偽裝成沉默的驚懼中,腦子飛快轉過幾個想法:自己的Alpha太受打擊腦子壞了、這東西怎麼可能是奶、這要真的是奶能喝嗎。他可能不小心把最後一個想法講出口了。

維克多噘起嘴。「可以啦!我試過了!沒問題的!勇利嚐嚐看就知道了!」說著把手往勇利跟前湊了湊。眼睛亮晶晶的。

換作別的情境,勇利絕對會為這麼可愛的表情融化。維克多說什麼都好,看他們家那堆還沒拆封的箱子就知道他的意志有多麼薄弱。但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為了腹中寶寶的安全著想,他伸出雙手食指小心地將維克多的手推回去。

「這情況太不尋常了……我們去醫院問問醫生怎麼說吧?」
維克多一路噘著嘴,載著勇利去上次那間醫院。

同一個醫生,後頭站著兩個保全人員:「啊,Alpha就理論上來說,確實是會因為伴侶信息素的影響產生相對應的生理變化。不過現在您身上這情況非常少見,全俄羅斯可能都沒幾個案例,不介意的話請給我們一點樣本測試成分——」

「所以呢?那真的是奶嗎?」真利一臉空白。勇利沉痛地點點頭。姐弟倆一塊向客廳看去。

尤里顯然已經短路了,他坐在沙發上,眼睛緊緊盯著電視,姿勢端莊而僵硬,生怕稍發出任何動靜,就會讓那個一邊擠奶一邊跟克里斯閒話家常的Alpha注意到自己。

克里斯明顯強撐著冷靜,盡量把視線放在多年好友脖子以上。

披集不知道去哪了,可能找了個角落躲起來猛刷手機以忘卻心靈創傷。


然後那個問題終於來了。


「你喝過了嗎?味道怎麼樣?」

勇利掩面。

在他來得及回答之前,維克多用相當熟練的動作卸下奶瓶,遞到克里斯面前。

「要不要試試看?」

克里斯的表情清楚說明了他正在猶豫,是否應該看在十四年的交情份上嚥下一口Alpha奶。
維克多的笑臉隱隱有著不喝就絕交的意味。

打破僵局的是尤里,因為有些時候他會突然被天使附身。

「老頭,你上電視了。」


他們才注意到電視上正播著午間新聞。


「……據傳,俄羅斯聖彼得堡一男性Alpha,在伴侶男性Omega孕期,竟然出現了泌乳情形。根據專家推測,應與Omega信息素影響有關。就像部分Alpha在Omega伴侶進入發熱期前也會出現築巢行為一樣,這種情形顯然也是受到Omega的信息素影響。不過,專家評估,該名Alpha與其Omega伴侶的契合程度應屬罕見的S級,才會出現如此情況,實為特例。」


眾人沉默了一陣。

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披集抽著鼻子:「……我朋友的伴侶關係是S級!太感人了!」


***


千萬別問克里斯多夫‧賈柯梅蒂有沒有喝下那杯Alpha奶。千萬別問。


END [?]

*如果你撐得下去,後面還有一點點:


後續


卡捷琳娜‧勝生-尼基弗洛夫,小名寶寶,在聖彼得堡醫院呱呱墜地。

一個小時後,她的爸比托著她小小軟軟的身體,一隻手拿著奶瓶,裡頭是她爹地的奶。床邊一眾專家學者屏氣凝神地注視著寶寶,觀察她對這種奶水的反應。

她非常緩慢地喝了一口、兩口,然後就睡著了。

他們也說不上好或不好。

一旁負責直播給眾親友看的維克多已經感動得淚流滿面。


***


跟心思複雜的大人不同,寶寶對自己喝的奶是從Alpha爹地身上擠出來的似乎沒什麼意見。似乎。

勇利抱著她、拿奶瓶餵她的時候(維克多堅持要勇利餵,說這樣才有參與寶寶成長的感覺,勇利很想說他過去十個月懷得難道是石頭嗎),維克多就在一旁陶醉不已。他似乎根本沒有脹奶過,奶水源源不絕。很快地,一瓶瓶的Alpha奶,幾乎塞滿了他們家七百公升的電冰箱。

寶寶半個月大的時候,維克多第一次給她餵奶,從此改變了一切。

勇利那時出門去上Omega產後心理調適課程(維克多幫他報名的,因為他才不是一個有了孩子就忘了老公的負心漢),躺在嬰兒房小床裡的寶寶突然嗚嗚哭了起來。維克多匆匆檢查過了尿布、體溫,沒有異狀,看看時鐘才發現原來到飯點了。

唉呀真是個守時的寶寶,一點也不像你爸比啊。

維克多熟練地抱起寶寶,拿起溫好的奶瓶,放到她嘴邊。奇怪的是,這次她含了下奶嘴,小臉一皺就吐掉,哭得更厲害了。維克多又哄了好一會,一點用也沒有。



勇利回家,一打開門,差點沒被Alpha鋪天蓋地的恐慌信息素給熏死。他連鞋子也來不及脫,跌跌撞撞衝到嬰兒房,正看到老公抱著孩子淒厲地嚎啕大哭。
「寶寶——寶寶別嚇爹地啊——」

他的心幾乎吊到嗓子眼,腳軟得站不穩,得倚靠門框,顫抖著嘴唇,還沒開口就流下淚來。

「……維克多……寶寶……讓我看看寶寶……」

他的聲音細如蚊蚋,但伴侶還是聽見了,轉過身來。勇利馬上看向那個橫躺在他臂彎裡的寶寶,睜著跟她爹地一模一樣的藍色眼睛,皺著眉,吸著自己的手指,臉頰沾著淚,紅撲撲的。

但總的來說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勇利……」維克多抽泣著,「寶寶不肯喝奶了。」

莉莉亞跟他提過的贍養費金額瞬間閃過眼前。

勇利搖搖頭,摘下眼鏡,用手背抹抹臉。「那是她不餓。」
「不是!你看看時間!現在她應該要喝下午第二瓶才對!她剛剛還哭了!」維克多對勇利冷淡的反應義憤填膺。

勇利皺著眉頭接過奶瓶,在手腕滴了幾滴測溫度,遞到寶寶嘴邊。她猶豫了好一陣,在那專注的眼神中,幾乎都能看到這個小生命腦中初具雛型的智慧齒輪正開始運轉。她還是不喝。

這就奇怪了。

勇利強硬地從維克多懷裡接過寶寶,又試了一次。這回寶寶猶豫更久了,才終於試探地吸了一口。
但是那一刻她臉上的表情,簡直像是發現了在她不過半個月的生命中,一切都是場騙局。

最後寶寶是邊哭邊喝完那瓶奶的。

勇利心裡有底了。但他沒敢告訴維克多。


***


又是同樣的那名醫生,同樣的兩名保全人員,多了數十個勤作筆記的實習醫生,擠在小小的診間。
「啊,當初我們沒有考慮到奶水中信息素的影響,因為學界從來沒有男性Alpha哺乳的紀錄。現在看來,可能令嬡進食時Omega父親在旁所以沒有察覺,但當Alpha父親單獨餵食時,才發現奶水中的信息素屬於Alpha父親,而產生了排拒感。」

「所以……我們寶寶現在這是開始挑食了?」

醫生沉吟了聲。「應該說,按照這種排斥的程度來看,她很有可能分化後也會是個Alpha。恭喜兩位,提早知道孩子的第二性別。」

勇利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維克多,開始思考怎麼在不刺激他的情況下,問醫生他們家那麼多奶該怎麼辦。


END


後記:我無話可說。

评论 ( 120 )
热度 ( 554 )
  1. 樱飞雪松大蘿 转载了此文字

© 松大蘿 | Powered by LOFTER